展覽資訊

展覽回顧

2015-06-25—2015-07-01

倫敦藝術博覽會:姚瑞中個展-山水幻境

IMG_1288s
Opening: 2015-06-24 - 00:00:00
Venue: South Grounds The Royal Hospital Chelsea
Address: South Grounds The Royal Hospital Chelsea Chelsea Embankment Near Sloane Square London SW3 4LW
Website: michaelgoedhuis.com/media/GoedhuisGoephoto/ExhibitionDocuments/YaoFINAL.pdf

姚瑞中1969年生於台北,在同輩華裔藝術家間以創見發想著稱,享譽國際。然而,他的創作不淪於主流前衛 藝術的陳套,喜以戲謔幽默的方式為觀者製造豐富的視覺體驗,賞心悅目之餘卻又引人深思。
姚氏身兼藝術家、策展人、藝評人、作者等多重身份,手法多變,不依牌理出牌,挑戰世俗常規。他涉獵多 種藝術媒介,從攝影、雕塑、表演及裝置藝術,甚至在舞台和電影方面均游刃自如,藉此呈現探討一段激發 許多華裔藝術家創作靈感的特殊歷史及群體回憶,在國際間引起矚目。
1994年,姚瑞中畢業於國立藝術學院(現稱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美術系,目前任教於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 系。與同輩的藝術家和作家一樣,他的作品大多圍繞台灣的國族和文化認同議題,以及與中國大陸間錯綜複 雜的關係。
然而,姚瑞中的視野並不限於亞洲。早年他的展出經驗便已遍佈北美、歐洲和亞洲多國,其作品亦獲世界各 地博物館典藏。1997年,他以一系列演示台灣後殖民身份認同的攝影和行為藝術作品,代表台灣參加1997 年威尼斯雙年展,贏得不少贊譽。
2007年,姚瑞中以藝術家身份在蘇格蘭駐村,從風景和中國傳統山水畫中獲得靈感,改變了他的繪畫風格 。蘇格蘭鄉郊壯麗脫俗的自然風光與台北市喧鬧繁華強烈對比,使他不僅對自然景色擁有嶄新體會,更對中 國傳統山水畫的美學另闢蹊徑。此後,他開始在作品裡展現大自然之美,並逐漸脫離中國傳統畫技的規範; 另一方面又向明代名家汲取靈感,重新演繹山水古畫,並在當中注入稀奇古怪的想法和感受,例如《好時 光:江山如畫》(頁8)。至此,姚瑞中的風格便以狂想奇幻的風格筆法,將每日平凡無奇的生活體驗融入古 典山水畫之中。
同一時期,他開始創作一系列以多幅中國著名古畫為範本,記載其個人心路歷程的作品。他將山水古畫恢宏 壯麗的境界,減退為個人平凡的生活瑣事紀錄,當中有苦有樂,也有浪漫的親密體會。一直以來,姚瑞中對 於當權者所宣揚的政治神話、身邊世界的浮華虛榮均抱著懷疑的態度。在這些歌頌簡單生活、用金光點綴、 色彩鮮明艷麗的作品中,例如《好時光:金頭腦》(頁24),這種對俗世的懷疑批判越發強烈。
姚瑞中懷緬童年時坐在父親膝上,看著父親用毛筆如變戲法般畫出雲中飛龍、猛虎嘯吼、牡丹豐姿。這些傳 統文房工具現今放在姚瑞中的工作室裡,但他自言至今仍「沒有勇氣執起這些筆作畫。這不是因為它們太舊 而不能用,而是那筆尖裡藏著的傳統底蘊,於我仍是太過深厚沉重,承傳不起。」
正如觀者所見,他對歷史和傳統的崇敬沒有阻礙他將水墨藝術延伸至攝影和表演藝術。在蘇格蘭駐村的時 候,父親留下的毛筆遠在千里之外 ......「我隨手拿起一枝針筆,隨性地畫,以撫平內心的強烈渴望。一旦放 下了傳統紙筆墨的規條,我驚訝地發現,原來我可以將古畫轉化成為新事物,將它推向一個新方向。」
姚瑞中不僅捨棄了毛筆,更嘗試用印度的手製厚紙代替中國傳統宣紙。這種印度紙厚重粗糙,而且質感帶彈 性、邊緣參差不齊。但他喜歡這種不規則,特別是當在紙上施以金箔,即有一種隨意親切的感覺——「就像 (廟內)佛像壁龕,或洞窟壁畫一樣」。
與他同輩的藝術家,多都具有這種無畏創新的精神,銳意將水墨藝術帶入不同藝術領域和媒介,姚瑞中本人 是當中的佼佼者之一。他們面對著相同的挑戰——將華人社會的變遷呈現在作品中,以歷史為鑑,了解當 下。
2008年,姚瑞中結婚,翌年女兒出生,兩次重要的人生轉折使他的畫風再次轉變。過去,他的作品一向流露 充滿諷刺、但深切濃厚的人文關懷,現在更進一步。正如其本人寫道:「我在2009年發表《恨纏綿》後,便 開始修心養性。女兒出生後,我和家人過著簡單溫馨的生活,這是一種前所未有的甜蜜感覺。《甜蜜蜜》系 列是我對遠離都市的山水的嚮往。在山水和我兩位摯愛的環抱中,我感到舒暢自如,得到靈感和啟發」,見 《甜蜜蜜:懷胎圖》(頁33)。
過去數年,姚瑞中的作品均隱約滲透著其日常生活裡的「甜蜜感覺」。在《好時光:林中路》,畫家細膩描 繪自己與妻子的渺小身影在巍峨山嶺之中悠閒穿行。
姚瑞中以獨特的媒介技巧及主題,處理中國當代藝術裡過去與現在之間從未止息的矛盾,留下了自成一格的 美學軌跡。在本次參展的作品中,他以過去一直採用的深刻審視和譏諷式幽默, 套用在中國的傳統和古典風 格之中,手法優雅簡練,為當代藝術增添一抹獨特動人的色彩。
麥克鬲豪士

top